当前位置:龙城国际38元免费彩金 > 电子科技 >

斯坦福终身教授崔屹专访:那些指引向成功的力

发布时间:2017-12-03 阅读:

  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崔毅专访:那些指导权力成功的人 - 新闻 - 科学网

  作为一名学生,崔毅是学习报纸上的“战神”。读完博士后在哈佛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的博士后研究人员中,通常会在无数梦想顶级期刊的“自然”和“科学”上发表科学研究成果。

  作为一名发明家,崔毅团队的发明被科学美国人三次评选为“2010年度十大创新技术”:2010年移动式滤水器;将低级废热转化为电能的电池在2014年; 2016年将是冷藏服装。

  作为一名41岁的斯坦福大学教授,崔has培养了近60位博士和博士后,培养了40多位世界各地的教授。崔毅预计,五年后将有100名教授接受培训。

  崔毅还是一位企业家。九年前,崔毅成立了第一家公司Amprius,生产硅负极高能锂电池。 2015年,崔毅和诺贝尔奖得主,前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共同创立了4C航空公司,生产烟雾过滤产品。

  崔毅对未来的工作也有明确的框架。

  未来,崔毅还将是科研,创业,教育和人生经验相结合的投资者,培育一个伟大的未来科技创业公司。

  崔毅也将成为中国创新的推动者,希望创造一个国际创新生态系统,充分发挥中美两国的优势互补,带动中国的创新创业。

  崔毅说,科研,教育,创业,投资,促进中国的创新做得好,然后就可以退休了。

  四十翠萃翠衣,堪称成功。

  崔毅并没有把人生成功的主要因素归结为智商因素,因为无数的天赋人才最终无所作为。

  崔毅认为,为自己,科研基础扎实,跨学科优势,重点培养能力,不断学习成长能力,以及斯坦福自由的风格,共同实现自身。

  TBR(清华管理评论):除了这个头衔的发明者斯坦福教授,你还是一个企业家。你已经开了第二家公司,告诉我们你在成立两家公司的经验。

  崔毅:在我的博士学位。和博士后研究员,我正在学习纳米技术。受到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主任史蒂文·朱(Steven Chu)的启发,我到斯坦福后,开始将纳米技术与电化学电池化学相结合。

  我们都希望手机能长时间充电,电动车充电时可以长途跋涉。这意味着一个单位质量的电池,单位体积要储存大量的能量,对于锂电池,要储存更大量的锂离子。所以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材料,使其结构能够储存更多的锂离子。现在手机,电脑,电动车都是以碳材料的电池为负面的。我发明了硅阳极材料,与碳材料相比,理论能量密度是碳材料的10倍。目前只有负极电池更换,电池能量密度可以提高30%-80%。

  2008年,我发表了“自然纳米技术”的研究成果,吸引了各界人士的关注,风险投资家,业内人士纷至沓来。在各种力量的推动下,我创立了Amprius,将我发明的硅负极材料工业化。

  第二家公司成立的直接原因是国内烟雾太严重。中国大部分口罩在PM2.5上效果不佳,但个别过滤效率高,空气阻力过大,缺氧。我是一名材料科学家,我想我一定要做到这一点,发明了一种纳米纤维过滤技术,过滤效率特别高,透气量适中。在此基础上,我和朱迪文教授成立了一家名为4CAir的公司。在Steven Chu教授于2013年辞去美国能源部长职位后,在斯坦福大学任教,我们在锂电池方面也有很多合作。 4C航空去年底完成了一轮融资,产品即将上市。公司总部位于硅谷,中国总部位于深圳。

  跨境部队

  TBR:你很年轻,才41岁,有那么多有用的重要的发明,你认为这个人才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吗?

  崔毅:人才占一定比例,但更重要的是要学习广泛的知识面很难,需要交叉。在创造发明的过程中,我认为学科交叉是非常重要的。有些事情你没有做过,并不意味着你不能,相反,由于背景不同,你看完全不同的视角。

  当我刚到斯坦福大学的时候,我学习了纳米技术。我从来没有学过电池。当时,我认为电池是如此重要,以至于我们开始从头开始研究电池,尽管当时世界可能还没有看到电池的重要性。然而,我的纳米研究背景对解决锂电池这个大问题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我开始了这个领域的一个纳米锂电池,研究成果让我斯坦福终身教授。

  TBR:你的许多发明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跨学科研究。

  崔毅:是的。把自己的领域与另一个领域结合起来是一个重要的创新来源,当你想创造新事物的时候,你往往会发现你不知道该怎么做,所以我们必须学习新知识,新学科,了解新领域并保持学习,当你有广泛的知识,多了解,相互交流,就会有很多创新出现,做科研,创造,就是不断学习的过程。

  刚开始进入一个新的领域很难,当我开始研究电池的时候,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才了解电池的面积,现在进入一个新的领域,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看到一些信息理解越来越多,新的想法越来越灵感,越来越容易,过去有可能在五分十分钟内提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,当然,一些问题是非常困难的,我们需要不断思考。

  发明的能力是如此不断的积累。现在有很多科学研究方向,各种材料,能源和环境问题。

  TBR:事实上,很少有人真的想交叉。

  崔毅:跨领域需要你先要有兴趣,然后继续学习新事物。长期以来,一个人在这个领域里知道的越多,就会进入舒适区。谈到跨学科,你必须学习新的东西,你会发现,新领域根本不理解。你甚至必须回忆和回顾你以前学过的基本知识,然后阅读你之前阅读过的书。但会学得更快,因为了解更多的东西,将被掌握。认识问题本质的能力将更强,寻求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将得到加强。

  从本质上讲,企业创业和企业也是一样,对此一无所知,慢慢想慢慢学,终于掌握了。

  TBR:跨学科带来了很多创造性的想法,但研究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见效,坐在板凳上的过程会感到孤独吗?

  崔毅:解决困难的任务需要很长的时间。我坚信这个愚公移山的故事是有道理的,这个精神是有用的。我研究了纳米银负电池。回想起来,我只花了十年时间取得了无数的成就。在过去的十年里,我也成立了一家公司来实现这项技术的产业化。当我开始研究和解决负面硅问题时,整个世界感觉不可能。当我独自一人和我的研究团队在一起时,世界上许多人都对这个方向感到乐观。许多电池公司加入,不研究滞后。创造新领域,引领世界进行研究感觉很好。

  TBR:科学家开始创业是另一种交叉和跨境业务。创业对你的研究有什么影响?

  崔毅:创业帮助研究。因为做生意,我有更广阔的视野,可以找到更大,更丰富,更有意义的问题,也就是说,我可以选择一个更好的问题,并以这种方式进行更多的研究。

  我认为学校应该更多地解决一些社会问题,不应该只在象牙塔上做研究。这种基础研究,即使没有,也需要一些人来做。但科学家们也需要知道社会的痛点在哪里,并解决痛点。

  TBR:作为一名教授,企业家,您再次投资未来,您认为会有跨境优势吗?

  崔毅:我想我应该有很大的优势。从技术研发,产业化到公司的形成与管理,我有我个人的经验。我在市场上有足够的经验。我认为公司可以更准确地看到。我仍然可以投我自己的学生,我很了解他们。

  TBR:你如何分配研究,教学和办公室工作的时间和精力?

  崔毅:这三个方面都很重要。创业是我喜欢做的事情。并不是每个教授都喜欢它。即使在斯坦福大学,并不是每个教授都开始创业。花在研究上的最多的时间,因为在教学方面,一门课程在开发,准备讲课,准备讲课需要很多时间,成熟度,每次都不会那么多的时间。

  自由的力量

  TBR:打开你的实验室主页,实验室以你的名字命名,易翠实验室,感觉很好。在斯坦福大学,教授拥有高度科学自由的同时,学校对创业或专利产业化有什么特别的支持吗?

  崔毅:美国教授被称为老板,因为他们都是自己负责的。研究课题设置了自己的研究经费,找到属于自己的学生,自己招收学生自己支付工资。学校的系统支持良好,硬件基础设施好,文化和学术氛围良好。

  现在,斯坦福大学的启动实际上并不需要斯坦福专利局来帮助什么,因为硅谷和斯坦福的资源是流动的,技术,资本,人才会自动匹配。在20世纪50年代,当我们的院长特曼鼓励惠普和惠普打造惠普,创立斯坦福科技园,鼓励创业,促进硅谷的形成与繁荣,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斯坦福创业文化已经非常成熟,硅谷也成为商业天堂。现在斯坦福什么都干不了,只是把教授的自由度给搞好了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TBR:你们一般如何筹集资金用于研究?

  崔毅:研究经费一般来自政府部门和行业,其他来源很少。我的实验室得到了政府能源部的大力支持。大部分来自行业的资金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在公司里,你知道重要的应用问题。

  TBR:从您的实验室获得的研究专利。如果你想创业,你的公司与你的学校有什么样的关系?

  崔毅:以硅负发明专利为例,我发明了斯坦福拥有的所有专利,这是我作为员工和学校的合同。但是,当我想创办一家公司,并从学校获得专利使用权的时候,我只需要支付专利使用费的一小部分。我同意将未来收益的一定比例支付给学校,而且学校也可以给我专利。公司拥有少量股份,同时保留一定的时间与公司融资,斯坦福基金可以是一定比例的投资,例如,当谷歌创立这一年,它使用斯坦福的专利,所以斯坦福拥有在谷歌的股份。

  斯坦福大学的创业机制和文化是非常值得学习和借鉴的,斯坦福大学鼓励教授和学生创业自主创业,实际上即使是创业成功的1%股权也是巨大的收益,为30%,这是不是很合理,很难鼓励和促进创业。

  TBR:斯坦福大学拥有哪些专利并通常转换为股权?

  崔毅:我想这个比例在3%到5%之间。

  增长的力量

  学习

  TBR:哈佛大学和伯克利分校,哈佛大学鼓励创业吗?你在哈佛和伯克利做研究的时候想过创业吗?

  崔毅:哈佛创业气氛不强,斯坦福创业可能现在慢慢增强。当我还是哈佛大学的博士生时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一名研究科学家。当我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当博士后,我没有想到。我想做一个对世界有影响的研究。所以我的研究基础很扎实。能源和材料领域的技术创业十分困难,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积累起来。现在很多年轻人的问题是他们没有积累起来,他们的心已经飞了。这不是一个好兆头。

  在斯坦福大学教书后,我起初并不清楚创业的意思。然而,纳米硅阳极电池的研究成果发表后,风投,企业和其他人来找我谈谈,包括特斯拉的创始人ElonMask,聊天聊天,我觉得时间是正确的,自然而然就创业。到斯坦福不到三年的时间,创立了第一家Ampire公司。

  TBR:斯坦福旁边的沙丘上的风险投资公司来找你。你选择的基金是什么标准?

  崔毅:真的是路上的沙丘VC来过来谈论我。起初,我不知道如何选择。大家都说这个基金的大名,你应该选择这个。其实我真的不在乎什么是一个基金的大名,关键是要去那个董事会那个更强大的人,把彼此联系在一起。

  TBR:作为一名教授,一位科学家,创业时你感到困惑吗?

  崔毅:难题的开始,就是什么都不懂。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做这样的事,什么都不懂,然后去上学。学习过程非常有趣。最初由各种力量来创业,你真的一无所知,然后就像海绵一样学习:与投资者打开董事会,只听,有问题,他们会问你,他们会教你。一个公司创立,各方面的业务都明白。

  TBR:你没有业务经验,有VC推荐的职业经理人?

  崔毅:VC会帮助很多工作。我们使用猎头招聘职业经理人。职业经理人在我们公司中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TBR:你用什么标准选择职业经理人?

  崔毅:董事会面试,猎头找人,每个董事都要面试。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一家公司,所以对我来说,他们有很棒的想法,都非常好。采访过程是一个积累的过程。说到第八名候选人,我想是他。他比我采访的其他人好得多。从创办公司到引领公司走向市场,我可以一步一步告诉我要做些什么,而不是一般来说。我发现有实战经验的人优于那些在纸上谈论的人。

  TBR:你会花多少时间在你的第一家公司Ampier上?

  崔毅:科技,我还是投入更多。一开始我每天都去公司一天。公司的前瞻性研究工作不能在公司里进行,主要是在斯坦福大学的实验室里,公司的研究部门处理很多具体问题,现在公司成立八年了,团队相对成熟,生产我主要投资于董事会和技术层面。

  做公司就像抚养孩子一样。从宝宝开始,慢慢成长一点,应该很有耐心,解决问题。

  TBR:当你是第二家公司时,你觉得更舒服吗?

  崔毅:第二家公司从建立VC创立团队,一切都要快得多。 4C航空的技术团队已经初步完成了建设,美国和中国都找到了CEO,这个产品很快就会被淘汰出局4C我还是管理了很多东西,但慢慢放手,让CEO去控制,我是我的主要教授。

  TBR:你很擅长学习。

  崔毅:人的学习能力是无止境的,一开始就会比较难,但是只要你们要学习,不断学习,我想最终会到达你们的目的地。

  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学习东西的人。我觉得生活就像海绵一样,没有海绵的限制,可以继续学习,吸收这个过程,可以吸收吸收,把不需要的过滤掉。

  学习不仅仅是阅读信息,关注新知识的新领域,是一个随时随地的过程。看到别人做了一件非常成功的事情,想知道他是怎么回事,他的特点是什么。只是大多数人不能做到豁达,我发现在一定程度上,大脑会被封闭,不接受别人的观点,不接受新事物。面对动机,本能地拒绝和驳斥新的想法,而不是本能地想到别人好东西,我能吸收什么东西,这与个性和年龄有关,尤其是年龄越大,听新事越容易我跟朱教授一起工作时,发现他听了很多,七十多岁,在听的时候能够接受新的东西,脑子一想就知道了,只要合乎逻辑,我就接受了。觉得朱教授很有意义,他从来不停止更新。

  实践

  TBR:学习新东西并不总是容易,扔掉旧东西可能更难。

  崔毅:是的。你必须思考过去的事情,应该放弃什么,放弃什么,接受什么新事物。人们很容易被一个盒子夹住,封面不能变形,不能成长。所以,那些将会变得越来越强大的人们。

  TBR:是的,但扔掉旧东西并不容易,你有没有放弃原有东西改造的过程?

  崔毅:总的来说,到现在为止,我一直像海绵一样吸收,吸收别人的长处,融入自己,创造新事物。也有些时候我看到很好的东西。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去接受它,而是批评它。想一想,人们是有竞争力的,嫉妒的,也可能是因为人类对本能的嫉妒本能的反应。所以我会提醒mysel如果不是让自己不好的一面挡住自己看问题的眼光,就要练习。每当我看到什么不舒服的时候,我都要问自己,到底是什么原因,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很糟糕,还是内心深处的因素。

  这非常重要,我带来了这么多的学生,还有很多学生的观察。面对新的想法,很多学生的第一反应是非常消极的。负面反应的原因是要么不去挑战新事物,要么颠覆原来的东西,他本能地矛盾,所以没有真正的中性态度来分析好坏。如果一个学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自己变得更好,那么未来将会很棒。所以我也想警告我的学生,你擅长新事物,并且想要更多地了解你心中的声音。这个声音不会让你自己盲目,影响你的成功。走得更远。

  焦点

  TBR:取得成果需要广阔的视野和高度的专注力。

  崔毅:我们必须抛开一切问题,放弃分心,专注于事情,继续前进,去做。比赛对于奥运冠军选手来说,最后比心理素质好,就是我们可以施加压力,把所有的负担放下来,把球重点放在一个个打球上,每次都是围墙转水做游泳,这些差距当地1分0.1秒。创新也是一样,如果你觉得你强大或者我强大,只是把自己打败的问题,根本就不能集中注意力。最后,专心致志的人可以胜利。

  TBR:你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来摆脱分心,保持专注?

  崔毅:我的特点是无与伦比的。当我还是一个博士生的时候,我没有皱眉,这是一个角色。我来到斯坦福大学后,其实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。我真的明白,我的生活还没有终身教授。所以不想一辈子教这个事情,只想找到最好的想法做研究。他们一直在和学生一起进行研究,学生也被感染了,然后他们做得更好,所以毕生的教授其实很放松。

  除了保持身心平衡。我一直在踢足球这么多年,一直在进行体育锻炼。体育锻炼可以释放压力,使身体,心灵和大脑放松。找到一个健康的方式来释放压力也可以有助于创业。

  科技创业的两大死亡之谷

  TBR:在创办两家公司之后,您有什么样的经验可以创业?你认为哪些因素是企业成功最重要的因素?

  崔毅:对于技术型公司,一个是技术;另一种是找人,因为没有太多的人想要崩溃的初创企业。当我是第二家公司的时候,我不仅更清楚地了解这个技术,而且更清楚地知道我在找什么样的人。一起创业的人的素质如何?我可以一起工作吗? ,非常重要。公司里很多东西都是人的问题。

  TBR:如果你现在要开一家新公司,你会用什么标准来找一个企业家?

  崔毅:首先,核心团队的技术真的很强,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障碍;第二,要把公司作为自己的公司,如果只是来拿薪水,那么多人,公司几乎是差不多的死亡;企业团队走在一起,有的人会有两颗心,这个时候会是一个大问题,紧紧依靠信仰,因为利益在一起,在困难的时候快速分化。

  TBR:现在你的第二家公司4C航空公司已经完成了A轮融资,现在谈谈你的创业经验。

  崔毅:什么类型的创业有关系。有些企业家,难度不在于技术,是商业模式,是如何得到客户,如何开拓市场。一些初创企业,技术难度很大。我的企业是新材料领域的新能源,都是比较大的技术困难领域。

  过去十年来,硅谷对清洁能源技术的投资失败了。热点问题,你创业公司,我开了一家公司,很容易就拿VC赚钱,但是很多技术阶段还是太早,成本不降,相比其他能源没有任何优势,最后失败。

  在确定技术确实有重大影响的同时,科技创业公司也经历了两个死亡谷。

  首先,技术指标不是真的做出来的?很多技术是一个很好的指标,但不是其他技术指标。对于一个技术来说,可能同时有七八个技术指标是好的,才能真正应用,推出产品。像一个人一样,长板很长,但短板很短,也不起作用。为什么半导体目前是硅的最佳使用,因为硅没有短板。所以第一个死亡谷就是这个技术有一些很好的指标,至少可以弥补短板。

  其次,生产成本不能下降?如果找不到低成本生产的生产过程,或者产量特别低的话,那么死亡时的规模就是一个死亡谷。

  对我而言,技术可以实现工业化,这意味着技术指标更好。即使还有一个短版,我也应该弥补和弥补,然后才开始拿VC工业化。我们必须忠实面对自己,诚实面对技术指标。如果技术指标不及格,过早采取投资产业化,拿钱弥补风短板,有可能短板没有时间弥补,公司已经结束。短板幸运弥补,发现有重新设计的生产技术,生产技术发生变化,有的技术指标已经变成这么一个短暂的过程,不知道要打多少。许多公司如此死亡。

  那么,我现在研究的研究问题还在继续,我的博士论文还在继续做研究,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做了,我觉得没有技术指标的缺点,基本的生产过程要了解,当你创业的时候可以做一个小测试,试点,那么我就开始融资公司,产业化,迅速放大。

  TBR:您是否创办了一家既是技术公司又是需要不同能力的商业模式公司?

  崔毅:像Uber这样的商业模式公司,谁比谁早,谁投资大,谁开拓市场更快,经营团队强大。而我们靠技术取胜,当然这个商业模式也很重要。

 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\\ u0026

  特别声明:本文仅为传播信息的目的转载,并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;如从本网站转载的其他媒体,网站或个人将被保留在本网站上,并对版权拥有法律责任;如果您不想转载或联系转载稿件费等事宜,请与我们联系。

关键词: 电子科技